header-bg
  1. 您当前的位置:潘家戴庄惨案纪念馆
  2. 服务指南
  3. 讲解服务

讲解服务

2018-06-20

潘家戴庄惨案纪念馆解说词

潘家戴庄惨案纪念馆是全国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河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纪念馆占地7300平方米,建筑面积2256平方米,展厅面积1280平方米。纪念馆院门别具一格,通向大门的甬道两旁,是两块用草坪砖铺设的停车场,松柏环绕。一堵碑墙横亘于左右两门中间,碑墙上刻着:“潘家戴庄惨案纪念馆”,碑墙内侧,黑色大理石上刻着《潘家戴庄惨案记事碑文》。

碑墙北面,是悼念广场,广场北侧中央,是一座汉白玉卧碑,上刻原冀东军分区司令员萧克题写的“潘家戴庄惨案纪念碑”描金行书大字。卧碑后黑色花岗岩衬墙上刻“1942年”和“遇难1280人”两组醒目数字,昭示人们不要忘记1942年有1280名同胞在这里遇难,而衬墙正中的错台缺口,隐喻着遇难者的呐喊和控诉。

纪念馆总体布局由南到北依次为停车场、绿地、记事碑、悼念广场、纪念碑、冤魂墙、下沉广场、陈列馆。形成层次分明的空间顺序。从东到西,有音像室、接待室、埋人长坑、合葬墓和方坑墓有机衬托。灰色檐口,白色墙面,粗犷的蘑菇石,给人以沉重、悲愤、永久纪念之感。是一个集惨案性、遗址性纪念馆于一体的标志性建筑。

主馆中心屋架造型,可联想到潘家戴庄三天三夜大火后的残檐断壁。两端高耸的大铁钟,象征着警钟长鸣,教育后人勿忘国耻。

陈列馆南侧是下沉广场,黑色花岗岩砌就的冤魂墙上,按姓氏、性别、年龄刻写着1280名遇难者姓名。主馆东南为埋人长坑,西南为合葬墓。

请大家到方坑遗址前

惨案发生时,日本侵略军逼迫村民开挖的方坑,长6米,宽6米,深2米,坑内活埋的主要是妇女和儿童。

 

   

我们现在来到的地方是庄严肃穆的纪念馆的序厅。序厅的陈设非常简洁,却又十分凝重。四周墙壁与屋顶背景图案为乌云滚滚暗无天日,寓意当时中华民族面临灭顶之灾。我们在序厅参观,要特别记住雕刻在天花板上的这个冀东平原上最黑暗的日子——公元1942年12月5日,记住雕刻在塑型墙上这个触目惊心的数字——1280条鲜活生命,记住这个遭受深重劫难的普通村庄——潘家戴庄。在这一天,一群灭绝人性的日本侵略者,闯入这个有700年历史、300多户人家、和平宁静、村风淳朴的村庄,以枪杀、棒打、锹铲、镐砸、活埋、火烧等令人发指的手段,屠杀了我朴实善良的男女老幼村民整整1280口,制造了震惊华北、震惊冀东的潘家戴庄“千人坑”大惨案。密布在村庄图案上的1280颗蜡烛象征着1280个惨死在日寇屠刀下的无辜冤魂 。

这是烙印在滦南人民灵魂深处永远的伤痛!

    这是烙印在冀东人民灵魂深处永远的伤痛!

这是铭刻在中国人民心中永远滴血的苦难记忆!

忘记了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在塑形墙右侧刻有大钟图案,寓意警钟长鸣。我们只有时刻铭记那段屈辱的历史和悲惨往事,才能更加珍爱今日和平,才能焕发出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的不竭力量。

下面请参观第一部分展厅——野蛮侵略。

         

第一部分:野蛮侵略  

 板文:日本帝国主义图谋中国由来已久。20世纪20年代末、30年代初,日本国内狭窄的市场和匮乏的资源,无法承受当时爆发的世界性经济危机,为摆脱面临的政治和经济压力,便加紧了罪恶的侵华步伐。1931年日军发动了九一八事变,霸占了中国的东北三省。1937年又制造了七七事变卢沟桥事变),进一步掀起了全面侵华的战争狂潮。战争期间,日本侵略者在中国侵占大片国土,实施“以华治华”的毒计,扶植汉奸傀儡卖国政权,残酷奴役、杀害中国人民,疯狂掠夺中国的资源和财产,犯下了罄竹难书的累累罪行。

                                                                                                                                                     

来看军事战领——

板文:1931年9月18日,日军在沈阳制造九一八事变,强占中国东北三省。1933年日军又进攻山海关,制造榆关事变,先后占领了热河察哈尔两省及河北省东北部大部分土地,进逼北平、天津,并于5月31日,迫使国民党政府签署了限令中国军队撤退的《塘沽协定》。1937年7月7日,在侵华道路上越走越远的日军又制造了卢沟桥事变,重兵三路进攻并占领平津及华北地区。滦南在内的冀东完全沦为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之下。

1931年9月18日,日军发动“九一八事变,袭击中国军队驻地北大营和沈阳城,这是日军在沈阳外攘门上向中国军队射击。

这是日军侵入沈阳

这是日军侵入吉林市区。

这是日军侵入齐齐哈尔市。

这是1932年初日军占领锦州。

这是日军占领哈尔滨。至此,中国东北各省全部沦陷。

随后,日军加快了侵占华北的步伐……

1932年底,日军占据山海关附近的长城。

1933年1月1日,日军制造榆关事变,3日,侵占山海关。

1933年2月,日军进攻热河。3月,承德、热河沦陷。

1933年5月,日军强迫国民政府签订《塘沽协定》,侵略势力渗入冀东。图为中日双方代表在塘沽谈判。这是《塘沽协定》划界示意图。

1937年7月7日,日军发动卢沟桥事变。这是日军炮轰卢沟桥畔的宛平城。7月29日,北平沦陷。7月30日,进占天津。随后,平津和华北地区相继沦入日军侵略军的魔爪。

这是《卢沟桥事变前形势图》,可以清楚地看出侵华日军对整个东北、华北、平津以及我们冀东地区丧心病狂的军事占领。

来看黑暗统治——

板文: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在中国侵占大片国土,实施“以华治华”的毒计。1935年11月,日本唆使汉奸成立伪“冀东防共自治委员会”,冀东22县宣告脱离中国政府管辖,沦为日本殖民地。抗日战争时期,盘踞冀东的日伪政权,推行残暴的法西斯统治。为镇压人民反抗、割断群众和抗日武装队伍的联系,1942年春,日军在冀东长城两侧制造无人区,将民众驱入所谓“集团部落”的集中营,造成了大片的土地荒芜,数十万中国人过着非人生活。

1935年11月24日,日本指使大汉奸殷汝耕宣布“独立”,成立所谓的“冀东防共自治委员会”,一月后改称“冀东防共自治政府”,管辖包括滦南区域在内的冀东22个县。这是大汉奸殷汝耕(居中者)和伪政权其他头目合影。

1937年12月14日,在侵华日军的策划下,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在北平成立。

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建立华北治安军,分驻北平、济南、唐山、保定等地,配合日军侵略军镇压人民的反抗。这是日本华北派遣军司令官多田骏与伪华北治安军总司令齐燮元合影。

这是日军使用过的瓷杯、焖子、皮包以及军衣、军帽等物品。

日军在占领区,以发行“身份证明书”(“良民证”)的办法,限制人民的行动自由。这是当时领取“旅行身份证明书”的一处地方。

这是日伪军搜查过往和平居民的情景。

这是日军在抓中国劳工,为他们服苦役。

这是日军在唐山北部山区纵容种植罂粟,勾结日鲜浪人在城乡开设鸦片烟馆、赌局,毒害中国人民。

这张照片反映在日军侵占期间,纵容开设妓院,致许多妇女沦为娼妓,身心受到摧残。

这是强迫占领区人民学习日语,接受“中日亲善”奴化教育。

这是当时的小学课本。

这是成立特务机构,侦察民众抗日言论,推行法西斯恐怖统治。

这是在城乡建立汉奸组织,在刺刀威逼下召开治安维持会。

日军为了切断共产党八路军与人民群众的联系,疯狂推行了集家并村”、“建集团部落”策略,制造“无人区”。日军在“无人区”里惨绝人寰、灭绝人性的暴行,当时在全中国乃至全世界都引起了强烈的公愤。

1939至1944年,日军在冀东制造了东西长350公里、南北宽40余公里的无人区,实行“集家并村”。

这是日军用刺刀棍棒强迫群众修筑“集团部落”。

人民群众把日军建立的“集团部落”称为“人圈”,意味着中国人被日军当成牲畜一样圈起来。“人圈”里的老百姓食不果腹,衣不蔽体,连种地的自由都被剥夺。

这是被日寇赶到长城“人圈”里缺衣少食的儿童。

这是时为侵华日军第27步兵团旅团长、在中国制造“无人区”的罪魁祸首、也是潘家戴庄惨案幕后总指挥铃木启久。

侵华战争中,日本侵占了中国大半国土,对中国的农业、工矿业、商业、人力、交通运输及金融等经济资源进行了全面的掠夺。

滦南所在的华北地区是中国经济资源最为丰富的地区之一,并拥有天津、唐山、秦皇岛等中国重要的港口和商埠。日本在这里建有较完整的殖民经济统治体系。

这是反映19311945年间滦南区域财产损失情况的统计表:一个是《社会财产损失统计表》,一个是《居民财产损失统计表》,可以清楚地看出日本侵略者对我县各类财产的疯狂掠夺。

请看下面展陈残暴镇压——

板文:日伪的残酷统治,激起了人民的反抗。1938年7月,冀东暴发了有20万民众参加的反日大暴动,组成了抗日联军。后来,华北八路军一部又挺进冀东。(开展艰苦卓绝的敌后抗战)

这是冀东抗日联军一部的照片。

这是转战在冀东北部山区的抗日健儿照片。

这是冀东八路军部队收复迁安县杨店子据点的照片。

板文:为了镇压中国人民的正义反抗,侵华日军加紧了对冀东抗日力量的军事行动。在“强化治安”的口号下,实行“杀光、烧光、抢光”的三光政策,残酷杀害冀东平民。1941年1月,日军包围冀东丰润县潘家峪村,焚烧该村全部房子,集中屠杀和烧杀1230多名村民。抗战时期,滦南境内日伪军制造的惨案就有近十起之多。

这是日伪创办的《新民报》,登载所谓剿灭冀东“共匪”的文章。

这是扫荡归来的日本侵略军士兵。

这是被烧杀后的潘家峪和受害群众被烧焦的遗骸。

从这张图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从1942到1945年日伪军在我们滦南境内制造的杀人惨案就有9起。分别是:许各庄惨案、荣各庄惨案、赵各庄惨案、潘家戴庄惨案、陈各庄惨案、大柳树惨案、靳营惨案、小水坡惨案、青坨营惨案。其中,前五起惨案均发生在1942年日为所谓的“治安强化”运动期间,而荣各庄、赵各庄惨案均发生在11月19日,潘家戴庄、陈各庄惨案均发生在12月5日,4起惨案间隔仅半个月。

万恶的日本鬼子残害百姓的手段惨无人道、令人发指。压杠子、灌凉水、灌开水、用纺车锭子插喉咙、用烧红的烙铁和马勺烙后背、点燃劈柴和秫秸杆烧、脱光男女老幼衣服羞辱以及枪杀活埋等等,无所不用其极。

这是当年残害群众使用的杠子,这是当年往受害人嘴里插的纺车铁扦子,这是当年用来捆绑群众绳子,这是当年给群众上刑使用的木凳,这是用来给人们灌凉水、灌开水的焖子,这是当年追者烙群众后背的烙铁、马勺。

荣各庄惨案,500余名村民遭伤害,9人被枪杀活埋致死,两名妇女被奸淫;赵各庄惨案400余名村民遭伤害,22人被枪杀活埋致死;陈各庄惨案,500余名村民遭伤害,6人被烧烫致死。而震惊冀东、震惊华北的潘家戴庄惨案,整整1280条鲜活生命,一日之间被枪挑、刀砍、镐刨、棍打、活摔、火烧、坑埋致死。

这是《滦县八年抗日战争中敌伪暴行调查统计表》、《滦南县抗战时期人口伤亡统计表》。详实地记录了日本侵略者在滦南犯下的一宗宗滔天罪行、欠下的一笔笔生死血债。

   下面我们到第二部分展厅——发指暴行。

 

第二部分   发指暴行

在这里,我们向大家详细介绍侵华日军在冀东地区制造的骇人听闻的大惨案——潘家戴庄大惨案的基本情况,真实感受日本侵略军施行杀光、抢光、烧光“三光政策”的发指暴行。

板文:潘家戴庄南距时为倴城镇的滦南县城7公里,是一个有着371户、1765人、7460余亩土地、1030间房屋的冀东地区富庶村庄。这里的人民勤劳本分,和平善良,世世代代生活劳作在这块土地上。

1942年12月5日,驻城、张各庄、司各庄的日军、特务、伪警备队共250余名,奉侵华日军第27步兵旅团长、驻唐山地区司令官铃木启久“彻底肃正”的命令,在日军骑兵队队长铃木信的率领下,包围了这个和平村庄。一日之内,潘家戴庄男女老幼尽遭屠戮,财产物资洗劫一空,和平村庄化为焦土,制造了一起惨绝人寰的大惨案。这是《潘家戴庄惨案日伪军行动示意图》

1942年12月4日傍晚,日伪密探侦知八路军迁(安)滦(县)卢(龙)基干队当晚在程庄宿营。驻倴城、张各庄、司各庄日伪军,在日军守备队骑兵队长铃木信的率领下连夜进剿。日伪军行至潘家戴庄村西时,遇八路军袭击,打死一人二马。天亮后,反扑日军包围了事发地点附近的潘家戴庄村。

下面,让我们通过多媒体演示,了解惨案发生全过程,请看大屏幕。

字幕及画外音当天清晨,潘家戴庄的村民正准备吃早饭,杀气腾腾的日伪军就闯入村庄。日伪军将全村男女老幼以开会为名,聚集于村东南角的大场内,逼问八路军去向,群众以不知道回答,杀戮即刻开始。

第一个被拉出的是学校的教师,后继又拉出十几名群众,在得到同样的回答后,分别被木棒击杀和刺刀刺死。

日军逼迫青壮年挖出一个约6尺深、7尺宽、10丈长的长坑,和一个深1丈、长宽各2丈的方坑。屠杀从上午开始,一直延续至下午。残无人道的日军和特务以枪击、刀刺、棍棒打、锨镐砸等残酷手段,先后分两批驱赶男女群众进入埋人坑。善良无辜的人们悲呼着,挣扎着……丧失人性的敌人在他们的身上乱砍乱刺,还点燃柴草扔在尚未断气的人们身上……

一些未死的村民从坑中往外爬,但再次被日军的刺刀挑入坑内。即将分娩的孕妇,被日军用刺刀挑破肚子,胎儿也流出体外……

二三十名失去父母的婴幼儿,不是被残忍的砍下幼小的头,就是被高高拎起,脑浆迸裂地摔死在场院的石碌碡上。最后,20名挖坑的青壮年和十几名被敌人轮奸的年青妇女也被杀死活埋在大坑中。

黄昏时分,在杀光所有的村民之后,敌酋铃木信又指挥日军、特务冲进村中洗劫财物,纵火烧房,整个村庄陷入火海。昔日的潘家戴庄,永远定格在1942年这个凄惨的冬日里。

惨案中遇难和平居民1280余人,房屋1000余间被烧毁,财物和生产物资悉数被抢,万恶的日本侵略者,欠下了中国人民一笔不可饶恕的血债)。

这是两张画。左边一幅名为《疯狂屠杀》?为我们展示的正是日寇屠杀潘家戴庄同胞的血腥场面:残无人道的日军和特务以枪击、刀刺、棍棒打、锨镐砸等残酷手段,先后分两批驱赶男女群众进入埋人坑,一日之内残杀我无辜同胞1280人。左边一幅名为《刻骨的伤痛》,沉痛诉说着惨案发生后收敛尸体的悲惨景象:惨案发生后,在外地做工、探亲以及从杀人场中逃出幸存下来的潘家戴庄人,陆续回到村中,附近村庄的亲友也纷纷赶来,在杀人场寻找亲人的尸骸。1000多名死难亲人的尸体从坑中扒出。死难者中,有的缺头,有的缺胳膊少腿,有的死去的母亲怀中还紧紧抱着自己的孩子……人们望着这凄惨的景象,声泪俱下,痛不欲生。

而那些血肉模糊、难以辨认的尸体摆在打谷场上,由人们凭良民证、服饰等特征辨认。最后仍有200多具尸体无法辨认,只好收殓合葬墓了。这就是本馆右侧的合葬墓。

这是惨案幸存者名单列表。

惨案发生前的潘家戴庄,是一个拥有1700多口人的大村,惨案后能够统计出的幸存者仅剩下422人。

这是惨案现场示意沙盘。

惨案位于潘家戴庄东南角,南北大道通往奔城,东西大道通往程庄。这儿是通往北街的大道,这儿是通往西街的大道,这儿是哑巴胡同,这是村民戴连格家的谷子地,这是潘家的坟地,这是大地主潘俊章家的大院,东面是他家的打谷场,当时场上堆着柴草,放着碾场的碌碡,场的北面是潘俊章家挡场的大沟,东西长45.9米。这条挡场大沟就是埋人长坑,在大屠杀之前,日军又逼迫全村青壮年加深加宽,随后又在长坑南侧现挖了一个1丈、长宽各2丈方坑。日本兵在路口派了荷枪实弹的日伪军,房上、坟墙上架着机关枪,戴连格家谷子地上站满了手持大刀的日本骑兵——这就是日本侵略者准备好的杀人现场。

这是惨案中摔小孩的石头碌。据幸存者回忆,母亲死了,有个不满两岁的不懂事的孩子还在母亲身上哭闹,豺狼成性的铃木信,上前提起孩子的小腿走到碌碡旁,狠狠地摔下去。孩子的哭声突然停止了,孩子的头瞬间被摔碎在碌碡上。 日军学着他们长官的样子,个个像恶狼似地扑向母亲怀抱的小孩,展开了一个在碌碡上摔小孩的比赛!石碌碡上沾满了19名孩子的血肉脑浆!石碌碡四周横七竖八地躺满了孩子们的尸体!

这是千人坑中出土的水扁担、绳子。据幸存者回忆,时过正午,敌人用过午饭,又把杀人魔爪伸向妇女。铃木信为了分解妇女们与日军撕打的局面,派人从农户找来挑水的扁担和农家拉秋的长绳子,把两条长绳子分别拴在水扁担的两个环上,以拉大网的方式往坑里圈妇女。绳子的后边是日军的刺刀、马刀队,向外闯的人就是刀下之鬼,绳子的圈越来越小,剩下的妇女也越来越少,直至全部逼进坑内

这是日伪军行凶时用过的搞头、镰刀、铁锹。

疯狂屠杀之后,250多名日军、特务从杀入场窜回村里,他们先砸门落锁,翻箱倒柜,抢劫财物,后纵火烧房。顿时,火光冲天,浓烟蔽日。第二天又遇西北大风,风助火势,愈燃愈烈。熊熊烈火一直烧了三天三夜,烟尘飘出30雨里,

潘家戴庄化为一片焦土。特别是那些开始没有被拽出,躲藏在家里的人,也成了这起惨案的最后遇难者。

这是惨案焚毁潘家戴庄村落房屋示意图,整个村庄化为焦土。

这是惨案中焚烧损毁的房门、门帘、水桶等。

这张图反应的是制造惨案的日军第27步兵旅团隶属情况。惨案的幕后总指挥是27步兵旅团长、驻唐山地区司令官铃木启久,现场直接指挥和参与屠杀的是日军守备队骑兵队长铃木信、以及安田、牛田等日军大小头目。

日本侵略者制造的这起骇人听闻的潘家戴庄大惨案,共屠杀我手无寸铁的和平居民1280人(包括儿童385人、残疾人6人),其中男性608人、女性672人(包括孕妇63人)。全村有25户被杀绝,35户成为孤儿寡母。放火烧毁民房1030间,抢走大车49辆、耕畜44头,粮食约1100万斤,土布1000余尺。这是日本侵略者在滦南境内、在冀东地区、在中国土地上犯下的滔天大罪,是永远不能忘记的历史伤痛。

第三部 血泪控诉

    这部分展陈安排在从第二部分通往第四部分的过厅,整个过厅主色调为黑色,两侧为熊熊大火吞噬中的潘家戴庄断壁残垣,右侧上方展板展示了潘恩泽、王齐氏、戴淑芝、周树恩、齐天恩、马文荣、张春等7名惨案幸存者以及参与惨案制造的伪警察队长张殿臣的回忆;下面橱窗展示的是戴文胜、马玉田等14名幸存者的证言;以及戴前昌、周树恩、等10名受害者控诉书。过厅顶部如雪片般纵横密布的是当年潘家戴庄群众控诉状影印件。整个过厅综合运用文字展板、背景图案、音响环绕、视频播放等多种形式,汇聚成震天动地的血泪控诉。

板文:惨绝人寰的潘家戴庄惨案,是中华民族特别是潘家戴庄人挥之不去的苦难记忆。惨案幸存者的控诉、记忆,字字血、声声泪。他(她)们以切身经历,把不堪回首、恶魔们制造的灭绝人性屠杀,诉说给天下有良知的人们。

下面我们重点介绍几个幸存者回忆片段:

潘恩泽潘家戴庄人,惨案当年11岁

我已经吃过早饭,像往常一样上学校走去。

刚到学校,鬼子和特务们放枪进了学堂,把我们几个都吓哭了,逼着老师和我们去了大场。

我们到了现场,看见马文焕老师躺在了那里,脑袋还在流血。齐盘成也躺在那里了。

......一会儿,特务和一个日本兵将戈老师从我们学生的人群中拉了出去,日本人及特务二话不说,用皮靴踩,用棍棒打。

这时,一个特务跑上前向鬼子说情:

“太君,他是我的同学,放了他吧!”

“什么同学不同学的?统统的坏了!”鬼子连理也没有理,将戈老师打倒在那里。

王齐氏回忆潘家戴庄人,惨案那年15岁

当我们来到大场时,估计也就是9点钟左右。我们看见鬼子逼着人挖坑呢。大坑的西侧,地上躺了好几个被打的人。

约摸过了一两个钟头,鬼子开始埋男人。

把男人埋了以后,另一个方坑也挖好了。

于是鬼子开始埋妇女,鬼子特务们手持木棒、枪托、锹镐等往坑里驱赶妇女。

母亲、弟弟和我随着人群被赶进坑里。在坑中,挤挤压压。弟弟一个劲的嚎啕大哭。坑里哭闹声、叫骂声混成一片。

戴淑芝潘家戴庄人,惨案那年29岁

临近晌午,鬼子往大坑里赶男人,人被轰到坑里,便埋土扔火。

鬼子将燃烧的谷草,扔到人们身上。烧得脑壳炸裂,发出“滋啦啦”的声音,冒出的血水“哧溜溜”作响......午后开始埋妇女。挖坑的男人不让上来,往新挖的坑里赶女人......我被埋在上层。我心想:“只要死不了就跑,打不死我就往外爬。”

周树恩(潘家戴庄人,惨案那年32岁

我爬到沟北面。这时,有两个鬼子跑了过来,其中一个家伙拿着燃烧的草捆往我身上扔,随着一阵哈哈的狂笑。

另一个鬼子也拿起一捆烧着的柴草也往我身上扔。烧的我满地翻滚,日本人看我挣扎的样子,还是在那里哈哈狂笑

......鬼子见用火烧不死我,一个鬼子拿起大镐向我砸过来......大镐砸在我的后脑勺上,把我打昏了过去。

过了不知多长时间,我又醒过来......听见南边在哭天喊地,孩子哭大人叫。鬼子正用绳子、扁担往坑里拉人,特务们往磟碡上摔孩子。

马文荣潘家戴庄人,惨案那年28岁

惨案那天,我没有在家,在路(指京沈铁路)北,给鬼子挖封锁沟。

听说家里发生了事情,于第二天就回来了。

回到了村里,大火还在燃烧,到处是灰烬和焦土。

家里,妻子和三个孩子都没有了。妻子王氏,三十二岁。大女儿转头十二岁。小女儿飞子九岁。儿子小蛋六岁。我家同院的马德本家和马文位家都死绝了。整个院子死了二十多口。

 

第四部 复仇反击

板文:侵华日军血洗潘家戴庄的野蛮暴行,激起了抗日军民的极大义愤。惨案发生后,八路军冀东军分区首长送来慰问信。幸存下来的潘家戴庄人,擦干眼泪,化悲痛为力量,积极响应中国共产党和抗日政府的号召,踊跃报名参加抗日救国复仇团,与日本侵略者进行斗争。20多名虎口余生的热血男儿,跟随抗日队伍奔赴前线。抗日战争期间,潘家戴庄村民和全国人民一道,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英勇战斗,为打败日本侵略者做出了自己的一份贡献。

这份文照显示,惨案发生后,八路军冀东军区李运昌司令员送来慰问信。

这份文照显示,“昌(黎)滦(县)乐(亭)联合政府”给潘家戴庄村民送来种子、粮食、布匹、牲畜和枪支等物资。

这幅题为复仇参军绘画,反映的内容是:惨案发生后,幸存下来的潘家戴庄人响应党和抗日政府的号召,他们擦干眼泪,拿起武器,为亲人报仇,踊跃参加抗日救国复仇团。20多名虎口余生的潘家戴庄热血男儿,跟随八路军走上抗日前线。

这幅油画题为《崔新庄子复仇战斗大捷》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1943年2月下旬的一天,刚刚参与制造潘家戴庄惨案司各庄据点的日伪军,又要出来到司各庄以西各个村里抢劫东西。消息很快被住在唐山路南的八路军一区队得知。早已怀着极大愤怒的八路军指战员,正愁没有机会来为人民群众报仇雪恨,听到消息后,大家都兴奋起来,各个擦拳摩掌,一定要利用这个机会,恨恨教训这群杀人恶魔。

经过研究部署,一区队派出了二连和三连,在凌晨时分顶着刺骨的寒风,摸黑跋涉了几十里地,埋伏在敌人的必经之地崔新庄子、北夏庄一带。上午9时许,这股日伪军进入了我们的埋伏圈。只听得从路旁的壕沟里传来一声断喝“打”,我八路军战士如下山猛虎的,端着机枪和上了刺刀的步枪,从壕沟里冲出来,火热枪管里射出的复仇子弹,雪亮的刺刀狠狠地插入敌人胸膛。

这场漂亮的伏击战共打死日伪军22人,缴获马步枪20余支,掷弹筒1个。其中屠杀潘家戴庄人民的刽子手、罪大恶极的日本曹长和助纣为虐的汉奸杨翻译,都做了枪下之鬼。

这次战斗,是开辟路南以来,一区队第一次与日伪军作战,对干部、战士、人民群众鼓舞极大。当地群众亲眼看到了子弟兵痛歼日伪军,无不拍手称快。为了庆祝这次战斗的胜利,广大群众还编了一首记叙战斗过程的歌谣:

鬼子特务一大帮,

扫荡来到崔新庄,

八路一见开了枪,

敌人全部亡。

杨翻译,更可恶,

潘家戴庄杀人多,

恶有恶报顺天理,

小命见阎罗。

八路军,喜洋洋,

清理战场大家忙。

得了炮,又得枪,

捷报传四方。

这几张照片是冀东地区组织复仇团向侵略者讨还血债。

这是卢龙县官地战斗。

这是丰润县火石营战斗。

这是遵化县攻打夏家峪据点。

这是复仇团在历次战斗中缴获的刺刀、枪支、马鞍、马刀。

这是《1943——1945年滦南人民武装对日伪军主要作战统计》。在这一时期,我们滦南境内组织了众多的伏击战、围歼战、攻坚战,以滦南儿女为骨干的抗日战士英勇战斗、复仇雪耻,展现了滦南儿女前赴后继、誓与日本侵略者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

这些漂亮的战斗有:崔新庄子伏击战、汪庄突围战、刘庄、后店子遭遇战、大庄河攻坚战、张虎头伏击战、曹妃殿截敌船、井离庄歼灭战、北圈伏击战、潘各庄伏击战、魏各庄伏击战等大小战斗21场。

中国人民经过14年艰苦卓绝的浴血奋战,终于彻底战胜了穷凶极恶的日本法西斯,取得了抗日战争的完全胜利。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以广播的形式,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日本无条件投降。这是东京市民在收听广播。

这是日本天皇裕仁签署的投降诏书。

这是1945年9月2日,在停泊于东京湾的“密苏里”号美国军舰上,举行日本向盟国无条件投降的签字仪式。

1945年9月9日,中国对日本的受降仪式在南京举行,这是日本驻华派遣军总参谋长小林浅三郎向何应钦呈递降书。

1945年10月10日,平津地区受降仪式在北平故宫太和殿举行。这是第十一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在日军投降书上签字。

这是制造了潘家戴庄惨案的罪魁祸首铃木启久。1945年8月,时任日本陆军117师团长的铃木启久,在东北吉林省公主岭被苏军俘虏。1950年7月被引渡到中国。

 

第五部分  正义审判

板文:1956年6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军事法庭在沈阳公开审判了铃木启久等8名日本战争罪犯。当年虎口余生的潘家戴村村民周树恩作为大屠杀的见证人到庭控诉作证。在声声泣血的铁证面前,惨案的祸首低下了头,对犯下的凶残暴行供认不讳和表示忏悔。世纪的庄严审判,还了潘家戴庄惨案死难民众一个公道。

特别军事法庭最后判决惨案的制造者铃木启久有期徒刑20年。

这是1956年4月25日,第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34次会议通过的《关于处理在押日本侵略中国战争中战争犯罪分子的决定》。

这是1956年6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沈阳特别军事法庭庭审现场。

这是审判长、审判员。这是检察员在工作,这是庭审旁听席。

这是铃木启久(前排右一)等八名战犯在法庭上,这是铃木启久(中间者)在法庭上。

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对铃木启久等八名战争犯罪案起诉书。

这是当庭宣读起诉书。

这是一组潘家戴庄惨案幸存者证言。

这是潘家戴庄惨案幸存者和遇难者家属的控诉书、幸存者证言。在这些控诉书的背面,都有铃木启久的亲笔签名。

这是滦县人民政府对铃木启久的罪行鉴定书。

这三张照片是惨案幸存者周树恩出庭作证,控诉铃木启久的罪行。这是法庭出示周树恩、潘恩宪烧伤照。

当时的情景是——

     潘家戴庄44岁的村民周树恩走上证人席。

  周树恩面对曾穷凶极恶的杀人战犯,亮出身上的累累疤痕,一字一句声泪俱下地控诉了十四年前,日军在潘家戴庄屠杀和平居民的全过程。他的亲身控诉,让现场观众席无数人落泪出声,让站在被告席的战争罪犯跪地谢罪。

这是铃木启久跪地谢罪的照片。

铃木启久是经新中国审判的一个最高级别的日本战犯,他不仅是潘家戴庄大惨案的罪魁祸首,更是侵华日军中实施“三光政策”的典型代表。他在东北使用化学武器杀人,在唐山开设慰安所,在河北唐山等地集体屠杀平民,在长城附近制造“无人区”,侵华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在特别军事法庭上,在众多的人证物证面前,跪倒在中国人民脚下。这个镜头被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永远记录在人类历史上,这是唯一留下来的日本战犯向中国人民认罪跪地的镜头。

这里有视频播放:《审判日本战犯铃木启久》的电影录像镜头

在庄严的法庭上,铃木启久对他策划指挥制造潘家戴庄大惨案的罪行供认不讳,这是审讯笔录节录:

文版:一九四二年十月,得到滦县潘家戴庄和八路军有联系的报告,我即命令驻防该地附近之第一联队‘要彻底肃正该村庄’。于是第一联队结合骑兵队在潘家戴庄采取了枪杀、刺杀、斩杀和活埋等手段,集体屠杀了一千二百八十名农民,并将全村八百余户房屋放火烧毁,掠夺了一万斤粮食,四十余头牲畜。

这是铃木启久认罪书。

为了维护正义和告慰死难同胞,新中国建立后在镇压反革命运动中,人民政府把当年参与惨案暴行的汉奸、特务曾光昭、张占鳌、汤兴辉、杨广洲、马荣钦、张殿臣、侯福喜等20多名罪犯逮捕归案。根据罪行轻重,分别判处死刑、死缓和有期徒刑,为潘家戴庄人民讨还了血债。

这是当年人民日报关于镇压反革命的报道。

这是当年宣传画:《坚决镇压反革命》、《从一切角落里肃清反革命》等。

这是潘家戴庄惨案中日军的重要帮凶、罪大恶极的铁杆汉奸张占鳌。张占鳌,一九二一年生于我县倴城镇东八户村,一九四二年时,任张各庄日军清乡办事处组织组组长。是潘家戴庄惨案杀人最多的凶手之一。当他的日本主子铃木信下令屠杀老百姓时,他表现得异常积极。他与日寇用尽各种杀人手法,惨杀我无辜同胞。更为残忍的是,他将嗷嗷待哺的幼童拎起两只小腿就往磟碡上摔,摔得小孩脑浆迸裂、血肉横飞。他从母亲怀中夺过几个月的孩子,从人群中拽过三、四岁的幼童,一连摔死十来个孩子。

解放后,这个杀人狂魔化名梁耀华,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龙江县碾子山小学以教书为掩护,隐藏了十多年,一九五七年一月二十九日,在肃反运动中张占鳌被逮捕归案。

处决罪犯,一般不使用机枪,但处决张占鳌例外,当时时两名解放军战士架起机枪,一阵猛烈地扫射,用十几颗仇恨的子弹结果了这个恶贯满盈的铁杆汉奸的狗命。

 

第六部分  世代铭记

骇人听闻的潘家戴庄惨案,是烙印在滦南人民、冀东人民乃至全体中国人民灵魂深处无法抚平的历史伤痕。忘记和抹杀这段悲惨往事,被无辜屠杀的千千万万死难同胞的冤魂不会答应,13亿中国人民不会答应,世界上一切爱好和平与正义的人民都不会答应。

板文:为铭记这段惨痛的历史和悼念殉难同胞,早在新中国成立初期的1952年,就修建了潘家戴庄殉难同胞纪念塔。后来,又在遗址的基础上建起了“潘家戴庄惨案纪念馆”。1993年和1995年,潘家戴庄惨案纪念馆被确定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2005年,潘家戴庄惨案遗址又被中共中央宣传部列为第三批“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数十年来,每年来自各地数以万计的人民群众,在这里聆听亲历人讲述惨案,缅怀遇难者,接受爱国主义教育。当年加害国的日本人民和民间和平团体,也多次来这里凭吊访问。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牢记过去,珍爱和平。历史不可重演,警钟永远长鸣!

这是1952年,唐山市和唐山专区各界群众在潘家戴庄村西修建的殉难同胞纪念塔。昭示人们“要永远记住千人坑的血海深仇”。

这是1972年滦南县革命委员会重修的潘家戴庄惨案纪念碑。正面朝南,刻“潘家戴庄抗日战争殉难烈士纪念碑”,背面朝北,刻“阶级仇、民族恨,永世不忘”,

1991年7月,滦南县人民政府将原纪念碑进行修葺。将纪念碑正面改为“潘家戴庄千人坑惨案殉难同胞纪念碑”,背面改刻为“血海深仇,永世不忘”八字。这是1991年纪念碑。

1995年,潘家戴庄惨案纪念馆被命名为河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2005年被中宣部列为第三批“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

这是2010年滦南各界在纪念馆举行纪念抗战胜利65周年、悼念死难同胞活动,图为武警战士敬献花篮。

这是2012年倴城镇中学师生举行清明祭扫活动。

这是专家学者在在纪念馆现场考察论证。

这是潘家戴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建设项目论证会。

这是学生代表敬献花篮。

这是惨案幸存者周树恩对青少年进行爱国主义教育。

这是触摸屏:“列入爱国主义教育的潘家戴庄惨案回忆录音、录像”

有中央电视台录制的《血证》、沈阳广播电台录制的《战犯铃木启久罪行的背后》,还有20世纪60年代《吟唱潘家戴庄惨案》的歌曲录音等。

这是潘家戴庄村民举行凭吊活动。

这是原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军委委员、冀东军区司令员李运昌凭吊遇难同胞。

这是李运昌在纪念碑前接受采访,回忆当年情景。

这是滦南籍、原北京军区后勤部政委任佩瑜将军来纪念馆参观。

这是国际友人马海德等参观纪念馆并悼念遇难群众。

这两张照片是1991年日本福冈县教职员“中国和平之旅”访华团在纪念馆和惨案遗址举行凭吊活动。

这是1998年日本友好协会在惨案遗址凭吊。

这是日本——中国山地教支援会成员在纪念馆方坑遗址前。

这是历年来滦南及社会各界人士在国内出版发行、在报刊发表的有关潘家戴庄惨案的书籍和纪念文章。

这组实物是一些来访者给基地和受访人留下的信件、名片、签字、纪念诗词、照片等。

在这部分展陈的最后,我们设计了大型浮雕浮雕:“珍爱和平”。浮雕正中是和平鸽衔橄榄枝绕地球飞翔,寓意世界和平是全人类的共同期盼,中国人民始终为维护世界和平而努力;浮雕左右两侧是长城和华表,寓意祖国的主权和尊严神圣不可侵犯;浮雕底部是庄严肃穆的潘家戴庄惨案纪念馆主体造型,左上有警示钟,寓意要时刻铭记昨日屈辱,警钟长鸣,决不让历史悲剧重演;在纪念馆右侧和左上方,分别刻有高楼、立交桥和大飞机,寓意只有把祖国建设的更加繁荣富强,才能让侵略者望而止步,才能有效保障人民的幸福安宁,才能为维护世界和平做出巨大贡献。

请到楼下参观惨案遗址。

 

遗址部分

现在我们进入的是骸骨陈列馆,请看脚下甬道铺设的河石,寓意着惨案的累累白骨向每一个人诉说着日本侵略者的野蛮暴行。

南面是惨案中埋人长坑遗址。

这个长坑西侧为保护区,东侧为发掘区。

这幅是原惨案遗址照片。

1997年,河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领导小组批准重建潘家戴庄惨案纪念馆。1998年5月,在基坑复位施工中,发现两具遇难者尸骨,引起了新闻媒体和社会各界的关注。

经国家文物局批准,河北省、唐山市和滦南县文物部门对埋人长坑进行了探测和局部发掘,并对骸骨进行了清理。这个埋人长坑长约45.9米,宽约5.7米到6.1米不等,呈不规则月牙形。

经专家鉴定,在103平方米范围内,有21例骸骨个体,其中男性7例,女性2例,未成年人12例。坑中发掘遗物30件,现均原址原状陈列。

请到里边参观。

请看这是第1号、第2号、第3号骨骸,第1号是30左右岁男性,第2号是14---15岁女性,第3号是一成年男性,他们一个张着大嘴,一个身体卷曲,三具骨骸重叠一处,被活埋时的惨状可想而知。

在看这第4号骨骸,是一个35—40岁的女性,她的右侧股骨下端具有清晰地砍痕,从创面平整程度看,显然是由刀斧类锐器所致。

大家看到的第5号、第6号、第7号骨骸个体,都是儿童。其中第5号是4岁以下,第6号是6岁,第7号是7岁,当年天真无邪的儿童,留下的只是尸骨碎片。

第8号、第9号骨骸。第8号是一个30---35岁的男性,第9号是3—5岁的儿童。请注意,这个大人死时还一只胳膊抱着孩子,另一只手抓着小孩的腿,这小孩还用手搂着大人的脖子。从这里我们不难看出他们之间的亲情,也会体会到日本侵略者的兽行。

第10号骨骸是17—18岁的男性。

第11号骨骸是一岁半的儿童。

第12号骨骸当时25岁。

第13号骨骸可能是一成年男性。

第14号骨骸是20岁左右女性。

第15号骨骸可能是一成年男性。

第16号骨骸是一个11—12岁男孩。他和第14号骨骸一样,头部两侧均发生塌陷性骨折,损伤贯穿颅骨全层,在塌陷区周围可观察到数条放射状骨折线,都是钝器击打所致。

大家看到的第17、18、19、21号都是6岁以下幼儿骨骸,尤其是第20号,不排除是一个胎儿的骨骸。

这位是吉林大学考古系主任朱泓鉴定骸骨和他出具的鉴定书。

这是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王振江副研究员和左崇新副研究员考察骸骨。

现在我们看到的是未发掘区,也就是保护区,经专家鉴定,坑内一定还埋着遇难者遗骸。

各级领导对惨案纪念馆的重建工作非常关怀,各界人士非常关注。

省、市、县领导莅临现场指导工作。

这是惨案发生时,时任丰滦昌乐联合县县长张振宇检查指导工作,

这是原冀东军分区司令员李运昌同志检查指导工作,并为纪念馆题词。

各新闻媒体给予了极大关注,纷纷进行报道。

这里展示的骨骸,是修建保护围墙施工时,发掘出的,就原地保护了,主要是一些儿童的骨骸。根据幸存者回忆,他们是被摔死在坑沿上的。

现在面对我们的就是冤魂墙,按姓氏、性别、年龄刻写着1280名遇难者姓名。其中,最小的1岁,最大的91岁。另外,还有一些不知姓名的人的骨骸,可能是住店的,路过的,或是长工等。都被圈死在长坑里。

现在我们来到合葬墓原址,惨案发生后,有200多具尸体因为没有头部或血肉模糊难以辨认,乡亲们就为之收殓合葬,葬在了这里。

 

请到音像厅观看《历史的血证》教育宣传片。

参观到此结束,请各位到休息室稍事休息,希望给我们留下宝贵的意见和建议。谢谢大家。

给我们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