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bg
  1. 您当前的位置:潘家戴庄惨案纪念馆
  2. 本馆介绍
  3. 大事记 ─ 惨案纪念碑的变迁

大事记 ─ 惨案纪念碑的变迁

2018-06-29

1942125日(农历十月廿八日),日本侵略军第二十七师团第27步兵团所属第一联队骑兵队,按少将旅团长铃木启久“彻底肃正该村庄”的命令,在骑兵队长铃木信的指挥下,以枪杀棒打、锹铲镐砸、活埋火烧等极其残忍的手段,血洗了潘家戴庄。在一天之内,日军集体屠杀和平居民1280人,烧毁民房1030间,村内财物被劫一空,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潘家戴庄惨案。

为悼念死难者,警示后世,牢记前仇,唐山地区专员公署于1952年在潘家戴庄村西主持建立纪念园,共占地400平米,周围用青砖围砌,入口朝东,纪念塔位中间。纪念塔为砖混结构,呈八棱形,下粗上细,顶端为圆形,在顶端的避雷针上镶嵌一颗红色五角星。塔身高约15米,塔正面(东)雕刻着“潘家戴庄抗日战争殉难同胞纪念塔”。塔座上镶嵌一块高208厘米、宽60.5厘米、厚20厘米的青色大理石,上面刻碑文。碑文第一句便把人迅速带入肃穆悲愤氛围:

刻在这里犹如刻在我们身上一样,是我们千年万载不能忘的血海深仇,让我们后辈世世代代的儿女们,也永远牢牢记住吧!在抗日战争的年代里,日寇制造①戴成龙:《潘家戴庄惨案纪念碑变迁考》的举世骇闻的“千人坑”大惨案就发生在这里。我们美丽的家乡,请你仔细地看,就是在本村东南角的这个坑,就是巨大的深坑里,1942年10月28日(农历)那一天,我们1280名亲爱的父老兄弟姐妹被日寇凶残的火烧、枪刺和活埋了,我们可以闭上眼睛想,在当时,在火坑堆里,在血泊中,在敌人密集的枪弹下,可以想见我们亲人悲壮而惨死的惨景,也可以想见帝国主义吃人生香的真面目,仇恨的怒火一直在燃烧,仇恨的力量不断在增长。十年来,共产党领导着我们,战胜凶恶的敌人。获得了幸福的生活,在自己的土地上像巨人一样,雄伟而刚毅地站起来了,我们有着无穷的力量。

今天,当美帝国主义还在大量屠杀着朝鲜人民,武装着当年的敌人威胁人类安全的时候,我们愿意在这座塔上和一切爱好和平的人们共同宣誓:为人类的正义和自由,为了让孩子们永远在平安和幸福中成长壮大,我们将以更大的力量用和平的名义,同战争贩子作不懈的斗争,直到战争贩子和侵略者这些血腥的名字在我们世界上不复存在的时日为止。

                      唐山市各界人民

                      唐山专区人民

                      1952年7月17日

 

1967年,滦南县人民政府将“抗日战争潘家戴庄殉难同胞纪念塔”重修,保留原纪念塔的底座,那快刻有上述碑文的石碑,仍镶嵌在底座上,把八棱形的碑身改建为长方体碑身,主体为白色。碑的正面依然朝东,名称改原来的“塔”字为“碑”字,即“潘家戴庄抗日战争殉难同胞纪念碑”。背面刻“阶级仇,民族恨,永世不忘”。四周广场拓宽,占地面积2000平方米。并在纪念园西侧、北侧建展览室9间、办公室1间以及待客室2间。四周围墙,里外植树。在纪念馆内布展,由“前言”“惨案前”“惨案中”“惨案后”和“后记”五部分组成。陈展了大量实物、图片再现当年惨案场景,特别是一副面积达40平方米的泥雕群雕,生动再现日军杀人场面,俯视,加之解说员蕴含情感的解说,令人痛彻心扉,愤恨不已。1956年审判日本战犯出庭作证的惨案幸存者周树恩老人,常驻于纪念馆,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和一身被烧的伤疤,向参观者控诉和展示着日军杀人的累累暴行。该纪念馆震毁于1976年唐山大地震,陈展的很多照片、实物及其资料被埋于废墟。这十年,正是大兴阶级教育的文革时代,每年达数万人次来此接受阶级教育。村百姓常将自己住的屋子腾出来,向当年招待子弟兵八路军一样,让给来受教育的军人、学生、工人等。

19719月,滦南县革命委员会将纪念园迁至惨案遗址处,共占地3200余平米。在北面(日军原埋人长坑遗址处)圈围池墙,在东面(日军原埋人方坑遗址处)圈围池墙,在西面(日军原摔婴幼遗址处)建台柱陈展碌碡,在西南角(惨案后无人认领尸体合葬遗址处)围建坟包。在中间建纪念碑,系钢筋水凝土结构,碑座占地324平方米,为方形台式阶座,四面有阶梯。碑主体是正四方体,碑身分两部分,上身高13.5米,正面朝南,刻潘家戴庄抗日战争殉难烈士纪念碑”,落款“滦南县革命委员会·一九七一年九月重建”,背面朝北,刻“阶级仇、民族恨,永世不忘”,系水刷石外观。下身高2.48米,白色花岗岩镶面。碑座水泥压光,四面可拾级而上,抚摸碑体,凭吊英灵。纪念碑与长坑间建碑屏,底长4.55米,宽1.97米,高4.5米,中间镶嵌8平方米的汉白玉,上雕碑文:

    阶级仇,民族很,刻骨铭心,永世不忘。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说:“一切内外反动势力的猖獗,造成了民族灾难。”铭刻在这里的是我们永世不忘的血海深仇。

由于国民党反动派的卖国反共,开门揖盗,野心勃勃的日本帝国主义者侵占了我国锦绣河山,中华儿女为了拯救中华民族的危亡,为了人类的解放,在毛主席和共产党的英明领导下,掀起了漫天的抗日烽火,万恶的日本强盗,为了挽救它的灭亡,到处实行残酷的杀光、烧光、抢光的“三光”政策,犯下了滔天罪行。1942年12月5日拂晓,800余名日寇汉奸、特务包围了潘家戴庄,他们像饿狼一样,将全村男女老幼逼到村东大坑旁,施以威逼利诱,妄图获取我抗日游击队的情报。我中华民族是有骨气的,潘家戴庄人民严守我军机密,在凶残的敌人面前,横眉冷对,义正辞严,宁死不屈,与敌人展开了英勇搏斗。穷凶极恶的日本鬼子用枪击、棍打、刀刺、活埋、火烧等极其残忍的手段,杀害我手无寸铁的同胞1280名,制造了骇人听闻的“千人坑”大惨案,并烧毁房屋764间,人民财物抢劫一空。

毛主席教导说:“我们中华民族有同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日本鬼子的凶恶吓不到潘家戴庄人民,他们揩干净身上的血迹,掩埋好同伴的尸首,化悲痛为力量,集仇恨于枪膛,与全国人民一道,在伟大领袖毛主席英明领导下,经过八年浴血奋战,打败了骄横一世的日本帝国主义。

阶级仇,名族恨,永世不忘。潘家戴庄“千人坑”大惨案是被压迫民族、被压迫人民的深仇大恨,为了不让“千人坑”惨案在我国和全世界重演,我们坚决响应毛主席“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的伟大号召,发挥无产阶级的爱国主义精神,同全世界人民一起,为彻底消灭帝修反,使整个全人类得到解放而共同奋斗。

                                            滦南县革命委员会

                                           一九七一年九月重立

从1971年9月到1976年7月这段时间,碑馆两地,即纪念碑在村东惨案遗址,纪念馆则在村西原址,前来参观接受教育的人,须先参观纪念馆,然后参观纪念碑。1974年12月,由日本、美国、荷兰等国家组成的国际友人团,参观“潘家戴庄抗日战争殉难烈士纪念碑”及殉难遗址。

19838月,滦南县人民政府公布潘家戴庄抗日战争殉难者遗址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并将纪念碑正面的“潘家戴庄抗日战争殉难烈士纪念碑”改为“潘家戴庄抗日战争殉难同胞纪念碑”。 

19917月,滦南县人民政府将原纪念碑进行修葺。将纪念碑正面改为“潘家戴庄千人坑惨案殉难同胞纪念碑”,背面改刻为“血海深仇,永世不忘”八字。纪念碑北侧碑屏由白色花岗岩换成黑色花岗岩,碑文内容亦重拟,但沿用了1952“潘家戴庄殉难同胞纪念塔”的碑文落款。即:

血海深仇,永世不忘

公元一九四二年十二月五日,日本侵略者对潘家戴庄施以“三光”政策,村民一千二百八十名惨遭杀戮,民房千余间毁于虐焰。滔天罪行,震惊中外。

是日凌晨,日军第二十七步兵团所属第一联队驻张各庄部,纠集驻司各庄等处日伪数百人,围袭村庄,胁迫民众至村东谷场,追寻八路军去向,未果。遂威逼青壮,深掘场边之土坑。驱赶无辜于坑内,枪挑刀砍,棒打火烧;摔幼婴与碌碡;剖孕妇于街间。其时惨状,目不忍睹。之后,抢掠财物,焚烧村庄,美好家园,夷为焦土。

为追念殉难同袍,激励民族精神,维护和平,谴责侵略,树碑于兹,是为铭记。

                                 唐山市各界人民

                                       唐山专区人民

                               一九五二年七月十七日立

                                  滦南县人民政府

                               一九九一年七月七日重修

 

当年89日,由日本福冈教职员工组成的“中国和平之旅访华团”一行48人,在全国总工会职工对外交流中心联络处长张俊英的陪同下,来参观惨案遗址。

19939月,潘家戴庄惨案遗址被批准为河北省文物保护单位;1995年被河北省委、政府命名为“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19977月,经河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建设领导小组批准,由省、市、县共同投资557万元兴建潘家戴庄惨案纪念馆和纪念卧碑。117日,举行重建奠基仪式,中共唐山市委常委、滦南县委书记及县五套班子领导,均出席了奠基仪式。于19983月正式动工,拆毁“潘家戴庄千人坑惨案殉难同胞纪念碑”。施工中,从现场挖掘出遇难者遗骨多例,经各界新闻报道后,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19992月,河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办公室决定再增投339万元资金,就地添建尸骨陈列馆,实施二期工程,20004月纪念馆竣工。纪念馆共占地7300平方米,建筑面积2256平方米,于当年129日对外开馆。

纪念馆总体布局由南往北,依次为:记事碑--悼念广场--纪念碑--冤魂墙--下沉广场--陈列馆;两侧有埋人方坑、合葬墓等。广场北部的纪念卧碑系汉白玉石质,呈俯仰状,上刻萧克同志题写的“潘家戴庄惨案纪念碑”大字。广场南部的记事碑上刻写:

 

公元1937年7月7日,日本帝国主义全面发动侵华战争。

一九四二年十二月五日(夏历壬午年十月廿八日)日本侵略军突袭我潘家戴庄,施以残酷的“三光”(烧光、抢光、杀光)政策,坑戮村民一千二百八十名,焚毁民房千余间。其暴戾恣睢,天人共愤。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滦南县(原碑为唐山)各界民众曾于村西建砖塔一座,立碑铭文,以谴责日军侵略之暴行,寄托对死者之哀思;嗣后,又于惨案原址修碑记事,昭示后人。

一九九三年,惨案遗址被确定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一九九五年,中共河北省、河北省人民政府将其命名为“河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一九九七年,河北省、唐山市、滦南县三级投资共建纪念馆。破土施工伊始,即发现当年遇难者之骨骸。仅局部发掘,竟达二十余具。其中,颅骨为钝器所击者有之;腿骨为利刃砍削者有之;母婴相偎者有之;身首异处者有之,残肢断臂,纵叠横陈,惨不忍睹。尸骸虽无言,铁证应犹在!遂决定增修尸骨陈列主馆,扩大建筑规模。经通力运筹,精心设计,土木并举,凡两年又四月乃告竣。

纪念馆建筑层次分明,罗布有序,色彩庄重,寓意深远。主体建筑之前为悼念广场,广场两侧,左为埋人方坑,右为合葬墓地。花岗岩镂数字两组,醒人心目;汉白玉雕卧碑一块,凝铸哀思。冤魂墙勒书遇难者姓名,陈列馆再现惨案始末。长坑内,遗骨残骸或显露,或埋没,不啻血泪控诉;楼亭间,青瓦白墙,既肃穆,亦苍凉,呼唤民族精神。主馆脊顶造型,寓火毁之屋架残垣;钟楼两端配列,亦醒世之警钟长鸣。斯馆落成,庶可告慰九泉遇难之同胞,且冀激励亿万华夏之子孙。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为维护永久之和平,共造人类福祉,特树碑于兹,以为永志。

                   中共滦南县委

                   滦南县人民政府

                                          公元二〇〇〇年四月

 

给我们留言